宣城励捷机械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63-8750922
邮箱:service@baoguangtd.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病不起”关键在于医保覆盖力度的欠缺

编辑:宣城励捷机械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病不起”关键在于医保覆盖力度的欠缺
“住个院花掉年收入1/3”背后的真问题

中宣部组织撰写的《辩证看务实办理论热点面对面•2012》回应了关于医疗费用的问题。据统计,去年中国住院病人人均医药费用达6632元,为人均收入的1/3。(7月23日人民网)

平心而论,对于普通公众而言,住个院平均花费6632元,的确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是,假如仅凭住院平均花费的金额,以及住院费收入比,便得出医疗收费过高的结论,也未免太过仓促。

事实上,有住院需求的患者,通常不会只是小毛病,而是重病大病占了更大比例,而这类重病大病的治疗,自然费用不菲,平均住院费用之所以偏高,很大程度其实是被住院治疗的重病大病属性所拉高的。不仅如此,住院平均费用的统计,不知是否包含了公费医疗,公费医疗的福利化导致住院费用的高企,也早已是公开的秘密,甚至不乏医院高级病房被公费医疗需求当作疗养院的情形,假如这类住院花费也被计入,平均住院费岂有不高之理?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药品流通秩序混乱,导致药价贵;公立医院“以药补医”,导致过度检查和过度诊疗,的确是不争的事实。由此而推高的医药费用,也早该从医疗体制的层面加以破解。但是,平均6632元的住院费用,却并不能简单地以其绝对额或是与平均收入的比例来评判高低。既然是“补医”,其实说明医疗服务本身的价值并未在收费中得到体现。而医疗需求尽管不应该市场化,但医疗作为一种供需关系,其中的市场原则,却不容否定。住院费用过高固然会让人“病不起”,但住院费用过低,也同样会导致稀缺医疗资源遭遇滥用。

事实上,假如不否认医疗服务的高风险,高知识、高技能这些固有属性的话,住院费用固然需要控制,但绝非越低越好。相反,国内民众之所以“病不起”,关键在于医保覆盖力度的欠缺。尽管国内医保覆盖号称95%,但保障力度显然仍乏善可陈。以美国为例,住院费同样高昂,但享受医疗保险者的自付费比例却相当低。假如国内民众的住院费用也能由医保承担,并降低自付费比例,平均6632元的住院费用,其实并不会导致民众深感“病不起”。

一言以蔽之,医疗的特殊性,注定了它不能成为医疗机构和患者双方之间的关系,全凭单个的患者来承担医疗住院费用,无论哪个国家的民众都会不堪重负,这个时候医疗体制的建立与完善,医疗保障对民众的覆盖,也就不可或缺。对这一事实真相,及其背后的责任,显然不能被“住个院花掉年收入1/3”所遮蔽。

相关新闻:大病医保的“民生效应”不可估量我的搜狐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深化 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主持召开医改领导小组第十一次全体会议。李克强强调,要下决心抓紧把大病医保纳入全民医保范围,拓展和延伸基本医保的功能,这有利于从制度上筑牢、织密社会安全网,切实解决大病患者的特殊困难,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给病人及其家庭带来希望、带来温暖。

基本医疗保障,对于任何一个现代政府来说,都是不可忽视的重要问题。在美国,医疗保障是国会两党争议的焦点,也是奥巴马政府面临的最大考验之一。本届政府积极推动医改,基本实现城镇基本医保和新农合全覆盖,农民看病也可以报销,千百年来人们病有所医的梦想,正在逐步变成现实。这是政府改善民生、建设公共服务体系的重要善政,其意义怎样讲都不为过。

在相对比较容易推进的基本医保实现之后,一些难点问题也开始涌现,正如李克强所说,医改已进入深水区和攻坚阶段。其中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基本医保的最高支付额度还不高,有个小病小灾,群众一般“敢”看病了,但一旦遇上大病,很多家庭仍无法承受。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还比较突出。举例来说,如果一个农村家庭的孩子得了大病,医药费可能需要数十万元,即便参加了新农合,但报销封顶7万元。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自费费用无疑是一个沉重的负担。目前,一些有条件的地方,已开始探索将大病纳入基本医保,但这样的地方还不多,仍存在户籍衔接等问题,纳入保障的病种也很有限。这导致很多得了大病的人无法得到及时有效救治,媒体上出现的被“充气”伤害求救的小传旺,“诈骗救妻”的北京男子廖丹,都是这样的例子。

一些民间慈善组织和个人,已经看到了这一问题。日前,著名公益人邓飞领衔发起乡村儿童“大病医保”项目,目的就是通过联合家庭、政府新农合、医疗社会保险、民间儿童救援团队等多方力量共同保护中国贫困地区乡村儿童免受大病伤害。试点地区每人每年只需交75元保费,就可以在孩子身患大病时,获得最高20万元的报销额度。民间公益力量敏锐地发现了群众最迫切的需求,推出相应的公益项目,应给予支持和鼓励。但民间公益力量毕竟有限,只能起到补缺的作用,而且目前能惠及的范围还很有限,首个试点地区为国家级贫困县之一的湖北省鹤峰县。

要实现真正的“大病医保”,还必须有中央的统一安排,把大病医保纳入全民医保范围,拓展和延伸基本医保的功能,使之就成为制度化的社会保障,不受户籍限制,城乡居民都可以享受。因为,面对花费不菲不可预知的大病,不仅农村家庭需要救助,城镇居民同样需要一份保障。

虽然基本医保主要是政府的责任,但民间公益查漏补缺、监督促进的作用也不可或缺。此外,大病纳入基本医保,也可以学习民间公益项目的运作经验,引入商业保险机构,充分发挥其专业优势,以较少的资金投入,放大基本医保的效用,强化社会互助共济的功能。因此,大病医保可以借鉴“免费午餐”的经验,实现民间公益和政府行为的良性互动。

建立大病医保制度,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要增加财政投入,也就意味着要压缩其他政府投资项目或者政府自身开支,这难免会遇到一定阻力。但必须指出的是,公共财政资金更多投向医疗、社保等民生领域,不仅是偿还历史“欠账”,提高人民健康水平,促进社会和谐,还可以解除很多家庭的后顾之忧,增强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这对拉动居民消费、促进相关产业发展、推动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都有重要作用。因此,这笔钱花得值得,不仅可以促进公平正义,也会带来很大的经济和社会收益。
上一条:度他雄胺:双重抑制 持续缩小前列腺体积 下一条:暂时没有!